2月28日,活塞客场对太阳比赛的第三节7分04秒,德里克罗斯转换突破时,在和卢比奥对抗后,被随后赶到的布里奇斯封盖

2月28日,活塞客场对太阳比赛的第三节7分04秒,德里克罗斯转换突破时,在和卢比奥对抗后,被随后赶到的布里奇斯封盖

2月28日,活塞客场对太阳比赛的第三节7分04秒,德里克罗斯转换突破时,在和卢比奥对抗后,被随后赶到的布里奇斯封盖。踉跄的罗斯转身又抢回球权,上篮得到两分,随后的一句抱怨,被裁判吹罚技术犯规。此时,罗斯仍在不停地说:这(太阳的防守)是一次犯规,这是一次犯规……

这个短暂的回合,是罗斯现状的缩影。那个打球如白马踢雪的状元郎,如今成了底特律的他乡之客。随之改变的,不仅是球风打法……

罗斯在活塞的状态如何?

罗斯在活塞的定位,是一个持球终结点。主教练凯西对罗斯的期望度很高,他一度声称希望让罗斯打40分钟,但是为了保护罗斯的身体,“我们就是不能这么做”。

罗斯在这个赛季有多出色?开赛季的三场比赛全部替补,他一共贡献了76分。从2020年1月4日至1月31日,连续14场比赛得分破20。整个赛季下来,场均出场时间仅26分钟,得到18.1分2.4篮板5.6助攻,效率颇高。

罗斯的使用率达到了30.3%,排在联盟后卫里第十位,同时还有高居后卫第四的37.3%助攻率,可见在活塞队的进攻体系里,罗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“玫瑰”如今的进攻状态有多好?场均10.3次的挡拆后终结可以排进联盟第9高的产值,由于上场时间远不如前面几位,按每36分钟计算,罗斯的挡拆终结产量绝对是联盟前几名,加上每回合得到0.936分好于联盟74%的球员,说他是当今天下顶级挡拆大神并不为过。

以仍然比较快的速度、出色的节奏和一定的对抗,罗斯的突破依旧犀利。虽然爆发受损,常年锻炼的腰腹核心力量不会背叛罗斯,他标志性的折叠上篮潇洒自如,篮下终结把握度好过79%的球员。搭配还不错的抛投和跳投,发起挡拆的罗斯有很多的终结手段。

罗斯为何不受争冠球队青睐

2年1500万,罗斯还剩下一年的合同非常具有诱惑力,他的得分能力太超值了。但是,罗斯这几年并没有被争冠球队所青睐,唯一一次加盟争冠球队骑士,在出场了16次之后就被交易至森林狼。究竟是因为哪些不足,才导致目前这种情况发生呢?

第一,罗斯无法长期保持健康。上一次单赛季出场超过70场比赛还要追述到11赛季,在之后的9年时间里,罗斯饱受伤病困扰。即使本赛季活塞战绩如此不佳,球队也选择让罗斯尽量休息,避免过度使用,单赛季缺战比例依旧达到了24.2%。

一支争冠球队,首先要保障的就是主要轮转球员的健康,如果一个赛季伤伤停停是很影响球队战绩的。更不要说在对抗激烈、吹罚相对宽松的季后赛,没有谁能保证罗斯一直健康。那么,一个重要的替补甚至首发在季后赛受伤,这对于争冠球队而言是非常致命的。

第二,罗斯的数据和实际情况有所不同。虽然,罗斯看上去能抗球权还能打输出,但并不能说明他在搭配优秀持球手时能够保证高效。罗斯本赛季的3分球命中率较上赛季下滑7%,恢复到了他以往几年的正常水准,一旦打起无球,可能不如其他射手好用。

同时,活塞偏爱内线持球策应——这一定程度上是由于德拉蒙德配另外一个大个子导致的内线拥挤——许多时候后卫只要交球给内线即可,罗斯的组织能力没有像其他类型球队后卫那样展现出来。实际上,罗斯并不以组织为长,要让他掌握争冠球队的进攻,不见得是好事。

经常看到罗斯用充满想象力的传球点燃整个球馆的气氛,正是因为他传球精妙且出人意料。但用兵之道,首先在稳,而后是奇,这一点上,罗斯不如詹姆斯、保罗,以及后辈特雷杨、东契奇们。

第三,罗斯的防守质量一年不如一年。罗斯并非一直防守很差,实在是伤病过多影响了他的运动能力。他在防守时的移动脚步,已经跟不上一大批新生代后场球员了,如果放在重要比赛场合,他的防守麻烦会被无限放大,最后成为对手的突破口。

防守赢得总冠军,这是永不过时的。

罗斯会做这样的梦吗?

罗斯是我一直很喜欢的球员,几乎每年都会写他很多次。球场上,他年纪轻轻登顶天下,一览众山小;他也曾饱受伤病,跌入篮球运动员的最低谷。有时看罗斯打球,我已经不再,或者说很少有机会被他的精彩进球所打动。推动我看他打球的最大动力,是他展现出永不服输的态度,和热爱篮球这项运动本身的,独属于德里克罗斯这个人自己的魅力。

19赛季,我曾惊讶于他突然“猛涨”至场均2.9次三分出手次数和职业生涯最高的37%三分球命中率,完全不能想象他究竟如何做到了这一切。后来,终于想明白了,罗斯可能很久都没有像18年夏天那样,不用为伤病进行复健,而是可以全身心投入训练中去。他上一次拥有这样宝贵的机会,可能是10年的夏天。我们都知道,他在10年夏天之后,干成了什么大事。

没人知道始终健康的德里克罗斯,将在10年时间里,闯出怎样的成绩。作为我个人来说,也早就不去想、不去纠结这样的问题。

辛弃疾写,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。

当年明月写,那一夜,我也曾梦见百万雄兵。

不知道罗斯,会不会做这样的梦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